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上世纪80年代没说完的话

日期:2019-10-03编辑作者:摄影

———访摄影策展人、文化评论家鲍昆 本刊记者万红强/文 对于我来说.鲍昆是陌生的。见面前,我对他几乎一无所知:见面后,明白.他离我很近很近,近得可以在各自家的阳台打招呼,但真要想交流,还得面对面细谈。 鲍昆有点神秘.经历繁杂。在与摄影有关的行当,他站在任何一群人中,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说出让大家信服的专业语言。在中国摄影人中,鲍昆乃稀罕的人物,与文革后中国摄影发展沾边的事。他都干过,而且都是专业选手,绝非“玩家”一类。 鲍昆中学爱好摄影,文革年代虽“家庭出身”不好,但被当作,“可教育奸的子女”分在北京西单商场照相馆当学徒,期间与师父共同搞了样板戏《红色娘子军》舞台布景、彩色摄影。遥控快门等技术革新;文革后考上大学,因为喜好摄影.成了学校的摄影员,并阴差阳错地变成了“首届北京高校摄影学会”会员;1980年参加中国摄影家协会第一期摄影讲习班,面聆夏衍、冯牧、黄永王、蒋齐生、钱绍武等大师的教诲;1981年,其作品《乐》、《国魂》等在香港摄影刊物分获月赛和年度大赛金奖,《国魂》还入选当年的中国摄影展,也让鲍昆声名鹊起:1982年.中国摄影家协会为鲍昆。凌飞、马小青、古大彦办了四人联展,这是中摄仂、1956年成立以来,第一次为普通摄影人办的无主题影展。也是文革后的第一次官办“个人联展;其后,鲍昆去了北京科技大学教摄影和美学,开始研究文艺理论和摄影史,发表了不少文章.还参与策划许多与文艺有关的演出和展览活动;1989年,鲍昆发表了《摄影新潮的开端——论四月影会》长文后就从摄影圈消失了;1990年他去德国留学.回国后开了广告公司。拍商业广告、拍纪录片;以至后来的摄影人,读完他的摄影批评文章,看了他策划的展览、《瞬司世界》电视节目和图片拍卖会,常向同打听鲍昆是谁?以前他是干什么的? 初次柜见,我单刀直入地问他,当年突然远离摄影圈是否感到孤独,鲍昆坦言确实如此.因为自己对中国摄影的前尘后世看得太深.悟得太透,走得太远,以至于没有人与他共鸣,甚至连期待中的摄影界人士反驳都没有,所以铁了心去干商业,也为今后生活打点基础。 鲍昆重回中国摄影前沿。既是偶然的机缘,也有社会责任的驱使。2003年,好友李陀从海外回来,他告诉鲍昆视觉文化在西方发达国家很受重视.你应该从文化高度切入,重新评判和理解中国摄影文化,没有批评引导,中国的摄影文化难以振兴。 因为还有很多自己想说的话.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没有说完,没有说透,鲍昆也想重续摄影批评的老路。毕竟,这些年他干的都是与摄影有关的经营活动,对摄影圈和摄影人不陌生,没有停止或放弃对中国摄影发展的观察和思考. 有人说。鲍昆是摄影家、摄影理论家;也有人说,鲍昆是电视节目策划人、摄影展览的策展人。对此,鲍昆都不置可否,他认为把自己定为文艺批评家更合适些.自2003年重返摄影圈后,他一直做着以批判引人深思,以批评引导创作.以评论激活市场的工作,鲍昆走在中国摄影的前沿,但其文章剑锋已不仅限于摄影本身。 他表示,不愿只当“捧角”的“好好先生”.甘当“挑战和司关”的斗士。没有批评和争论,中国将仍在”沙龙摄影“美学中悠闲漫步,难以与世界摄影主流对话和交流,中国摄影文化更难以发展和进步。这不是我一个人能做好、能做完的事,但总得有人去走“第一步”.哪怕它再艰难。’ [FS:PAGE]现在鲍昆仍是孤独的。他近年在摄影报刊发表了大量的批评性文章,如《艺术的人体和色情的人体》。《大众的摄影》、《走出美的误区》,《风花雪月近百年》等,虽对中国摄影发展和人物“了然于脑”,批评文章也入情入理时为业内人士叫好,但“语惊四座”之后,仍是“有人喝彩,无人应战”.有心无意之间,倒有不少政商人士和摄影活动请他出山,筹划城市摄影 节,策划个人摄影展,筹备图片拍卖会等等。 鲍昆笑言,这叫有人恨,有人爱!别人是找事做、我是事找人,但要做就要做好,做得让人信服.2003年,中央电视台摄影类栏目《瞬间世界》的制片人请鲍昆做执行主编,最后因为收视率等原因停办了,鲍昆至今引为憾事,市场和观众是可以培育的,做好一档文化节目需要时间和耐心,更需要广阔的文化大视野,急功近利是做不好的。 做贺兴友的策展人。鲍昆没想太多但事和人都对了胃口他也干得有板有眼.结果,在北京举办的《贺兴友摄影展》.让懂摄影和不懂摄影的人大开眼界。其实,很少人知道,在摄影展举办前贺兴友只是个会拍照片的人.2003年夏天,鲍昆出差到成都,当地摄影界朋友领了一个在重庆做地产的老板来。说是他小时候生活很苦,现在事业有了起色,很怀念过去的日子.于是买了很好的摄影器材,拍了很多重庆的旧景,想请鲍老师指导!可来的这位贺兴友,既没带照片,也没有谈出对摄影的见解,鲍昆很不以为然。没想到,贺兴友当晚驱车回重庆.第二天一早。把自己拍的照片全部送到了鲍昆的房间,都是8x10的幻灯片。鲍昆看完片子,提出了两点肯定意见:摆拍的藏族姑娘 很美;大画幅拍重庆的旧街巷有特定的文化味。事后,鲍昆把这人和事都忘了,只当是帮了朋友的一个小忙。没想到,鲍昆的话,贺兴友都听进去了,也身体力行地实践了.2004年元旦,贺兴友打电话找他.请他一定抽时间去趟重庆,帮他看看新近拍的片子。鲍昆却不过情面元月3日晚上赶到重庆.在贺家看了1000多张片子,选定200多张选完时已是4曰凌晨,他直接去机场飞机回了北京。鲍昆此行对贺兴友的摄影思路和作品有了全新的看法,也同意做他的策展人。这就是后来让摄影界为之一震的《贺兴友摄影展》.展览地点是北京的中国美术馆。 2005年,受中国艺术摄影学会的邀请,鲍昆作为总策划.筹划了当年秋天举办的武夷山摄影节。 在摄影圈内,鲍昆是直言不讳的批评家.有时观点虽然片面,但却见解深刻.他认为.摄影是现代影像文化的主角,而影像文化又是当代文化最主要、普及和活跃的构成因素.影像的历史、社会、政治,文化内涵和摄影发展史的本体因素都是构成影像价值的依据。 鲍昆表示,不同种类的照片,价值是不同的,如纪实性照片,强调摄影的本体美学特征基本不改变底片的影像,其主观看法或艺术诉求都体现在拄快门的瞬间。把对事件本身和时间空间的客观截取看作是首要的它具有时空的不可重复性,所以纪实是其核心价值。艺术摄影中.摄影只是一种介质性的手段,用来表达艺术家的观念.强调艺术、观念的价值。一些照片所拍摄的特殊历史事件,特殊人物以及摄影师本人具有传奇的公众影响.都是构成摄影作品的价值因素,再有一些因特殊历史造成的影响几代人的著名影像。像领袖的宣传照片,也会因其知名度和影响力而具有价值。一句话,凡是能够在表现人类生活和精神进程中具有代表性的摄影作品,都会具有历史价值. 作为国内摄影作品拍卖会的推手,鲍昆强调,真正的艺术批评家,应尽可能保持客观公正和学术良心。艺术品市场价格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它需要批评家给予充足的理由。虽然艺术家、批评家与市场之间的绝对干净。他认为是不可能的.但一个有良知的批评家对此应该有足够的认识和警惕。鲍昆反对尚未经过历史检验和公众认可的不具有足够知名度的一些最新作品进入市场。这也正是为了减少炒作操纵市场的嫌疑-实际上,艺术批评家只是在艺术品进入市场之前,向公众推荐,起了个门槛作用,作品真正进入拍卖收藏市场后。一切就很难控制 [FS:PAGE]鲍昆说,中国民间对摄影投资的倾向已经积蓄得像火药桶一样。蓄势待发.但很长时间谁也不去触发它. 在中国,摄影师很难成为明星式的人物明星式的摄影师凤毛麟角,关键是经纪人制度建立不起来.在图片市场上,中国摄影师处于弱势。鲍昆建议,最好先形成一级画廊,由摄影经纪人代理其作品,在经纪人的帮助下,慢慢培养自己作品的市场价值。 艺术品拍卖其实很复杂.应该是照片的价值决定市场的价格,不该由拍卖的价格决定照片的价值。而目前荒诞的是有些人价格界定其艺术价值.拍品的真正本体价值是行家和批评家对公众进行引导之后才可能会被认知的.但现在没有人用心认真地做,结果盲目造成了混乱。摄影创作、理论批评好像挺热闹,但冷眼一看.能留下什么,很多赶时髦。装扮出来的学术游戏。既没有对历史现实的思考批判,更没有进入大文化的视野.真正有力量的批评一定要回到现实中来,关注人生,发现其中的实际问题. 我们这一代入经历艺术的萌动.对传统专制文化话语的颠覆,对纯艺术的追求.进入商业化,然后商业化反思。对消费主义的批判等过程,现在应该回到最基本最朴实的位置上,像公平、正义。文化承担的责任等等,反对华而不实的东西。一张照片值不值得收藏。一看作品本身,二看摄影师。一般情况下多是看照片。因为有的摄影师一生可能只有一张照片出名,但可能很经典,很有价值.而摄影是需要对象的艺术因此多数的照片不可重复的,尤其是纪实性作品。当然。也有摄影师像艺术家一样,人们收藏它可能是;中着他的声望,如徐肖冰、吕厚民等前辈。中国纪实摄影作品和早期的艺术摄影作品在已往的历史文化生活中.都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具有极高的知名度像公众熟悉的领袖影像.各时期的英雄影像,以及影响我们历史生活的各种事件瞬间作品或者耳熟能详的那些摄影巨匠的艺术品等,都与我们的历史记忆直接柜连,其中的情感.更具有不可替代的文物价值。

本文由凤凰彩票发布于摄影,转载请注明出处:上世纪80年代没说完的话

关键词:

第二届北极摄影艺术作品展2012(博德/挪威)——

第二届北极摄影艺术作品展2012(博德/挪威),认可机构:FIAP2012/085,PSA,UPI,NSFF(挪威摄影学会)。组别:A.彩色组...

详细>>

第二届北极摄影艺术作品展2012(博德/挪威)——

第二届北极摄影艺术作品展2012(博德/挪威),认可机构:FIAP2012/085,PSA,UPI,NSFF(挪威摄影学会)。组别:A.彩色组...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