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河南林州“老狐精”的传说

日期:2020-04-16编辑作者:风俗习惯

在林州市临淇一带,家家户户中流传着很多民间故事,其中“老狐精”的传说作为当地哄孩子的故事中的经典,在几代人的童年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图片 1

很久以前,临淇北边一个村子里,有一户人家,爹爹因病早逝,当娘的和三个女儿相依为命,日子虽然过得很清贫,倒也十分融洽。

九月雨后的林子

一天,娘要去南山给姥姥做生儿呢,大妞、二妞和小妞都帮着娘准备东西,东西准备停当了,娘要准备出门,三个闺女都想撵着娘去姥姥家,娘说路远都别去了,并特地嘱咐小妞,跟着俩姐姐在家玩吧,记住要听姐姐的话,小妞很懂事的点了点头。临出门前,娘再三叮嘱三个女儿:“记住啊,生人来,千万不要随便开门!晚上门窗要关好,明天我就回来了。”说着,娘就换了衣服出了门,家里只留下了姐妹三人。

童年挽歌之六:因为爱 所以不敢忘记。  暑假到了,其实我不愿意放假。

娘过了淇河,还没有走过一半的路,感觉乏了,就坐在路边的石头上歇着,这时候,村边过来一个老太婆模样的人,看样子像去临淇赶集,见路边坐着一个妇女,就闲扯了几句,毫无戒心的娘就把家是那个村的,家里有三个闺女等家里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老太婆, 压根儿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老太婆就是一个专门吃小孩儿老狐精。

我宁愿上坡里去割草,刨那些酸枣棵,也不愿在家里拣那些成垛的麦草!

老狐精听罢娘的话儿,还没有等娘反应过来,就张开血盆大口,把娘咬伤了,把给姥姥做寿用的花糕和鱼也吃完了,按照刚才娘说的地址,大摇大摆的走进了村子。

那些镰刀收割后打成捆的“”麦个子”,是大人们特意在哪个地块里选留出来,麦秸高矮比较整齐,粗细比较匀称的。用铡刀把麦穗铡下来,剩下的这一部分要剔净里边的麦穗,再用带齿的耙子把叶子梳净,重新用浸好的麦草打“要子”,一个个捆好。这时它们就独自拥有了一个响亮的名字:麦根子!

老狐精很顺利的找到了三姐妹的家,见大门紧闭,就敲了敲门,喊着“门得链门得链开开门”,大妞、二妞都不相信她,就没有开门,只有小妞听着有点像娘的声音,她很机灵的探头看了一眼说:“你不是俺娘,俺娘头上有个黑痦子呢”,老狐精就念了句咒语:“东风来西凤来,给我头上变个黑痦子来”,结果老狐精真的脸上就来了个黑痦子;老狐精又开始敲门了,嘴里喊着“门得链门得链开开门”,姐妹仨一看不是,就说“你不是俺娘,俺娘膝盖上有块补丁来”, 老狐精就又念了句咒语:“东风来西凤来,给我裤腿上变个补丁来”,结果真的吹来一片黄叶,变成了老狐精裤腿上的补丁。最后,老狐精又来敲门,这次终于如愿以偿了。

梳好的这些“麦根子”得垛成垛,用苫子苫好,以防下雨淋到。保存得好可以用好几年。屋上铺的草、奶奶手中摇的蒲扇还有孩子屁股底下那个可爱的“小墩子”,都是用它做的。

晚上,当老狐精问三姐妹谁愿意给自己一起睡的时候,三个姐妹异口同声,都要和娘睡,最后老狐精说:“谁胖谁给娘躺”(当地人说躺就是睡觉的意思),说着把胖乎乎的小妞一把揽入了怀中。

打苫子和铺箅子上蒸馒头的草理起来要更费事。那在收割的时候就要注意把那些匀称的高秸杆的留出来,割得茬低些,回到场里晒干后用手把麦粒一点点搓净,把叶子梳理干净,就可以留着备用了。下雨天大人孩子也闲不着,打苫子,大人打,小孩把麦秸草分成均匀的一撮撮的递到大人手里。

半夜里,大妞听到了“吸溜吸溜”喝水的声音,就问:“娘,你喝的是啥”,老狐精说:“我从南山你姥姥家拿的黄酒,喝了两口”,一会儿又听到了“咯吱咯吱”的声音,二妞问:“娘,你吃的是啥?”“老狐精说:“我肚子饿了,从南山你姥姥家带回来的麻花,吃了两根!”二妞说:“娘,给我尝尝吧!”老狐精丢过来一根,大妞、二妞一看,竟然是一根骨头。姐妹俩大惊失色,知道小妞被坏人吃肉喝血了,这个“娘”一定是个老狐精。

整个夏天都很忙碌,而我那时完全体会不到大人的焦灼心情。拣那些麦草的时候我挨挨靠靠,手不紧不慢地在动,心却早已神游天外,“什么时候才能拣完啊?不得一个假期?”想到这里,心里郁闷得好象被判了刑。

姐妹俩极力掩饰住心中的悲痛,稍作镇静,灵机一动对老狐精说:“娘,我们要去茅厕屙(大便)呢!”,老狐精说,甭去,就屙在炕上吧,姐妹俩说不行,炕有炕神;老狐精说,那就屙门旮旯吧,姐妹俩说也不行,门旮旯有门旮旯神。老狐精生气的说,那就去院屙吧!姐妹俩借机跑出门去,说时迟,那时快,“哧溜哧溜”的就爬上了院里的那棵大树。

我宁愿上坡里去割草!

在屋内的老狐精左等右等,不见姐妹俩回来,于是就跑出来看看,结果看到姊妹俩都在树杈上,老狐精就想爬上树吃姊妹俩,爬了几次没有爬上,姊妹俩就骗老狐精说:“东院一碗油,西院一碗油,泼到树上,哧溜哧溜就上了”,老狐精不知道是骗局,就把油泼到树上,结果越往上爬越滑,最后摔到地上摔了个仰八叉。于是老狐精恼羞成怒:“我去南山磨磨牙,回来吃恁姊妹俩!”

那坡谷里有鲜嫩得可爱的青草,有被水洗濯得干净细细的沙子,一踩下去,从脚趾縫里就会咕嘟咕嘟地冒出清水。干草棵里,有鸟儿刚下的蛋。湾边湿润地沙泥里挖一个小坑,一会儿就漾满了水,把捞到的小鱼或小蝌蚪养在里边...这一切是多么新鲜有趣

看到老狐精走了,早已饿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姊妹俩才从树上下来,摊起了煎饼,一边摊一边哭。这时候“滚子”过来了,问恁姊妹俩哭啥呢,姊妹俩说一会儿老狐精要来吃俺呢,滚子告诉她们说,你给我一张煎饼,我可以帮你们,姊妹俩就顺手递给他一张煎饼,滚子于是就滚到门头顶上了;一会儿“鸡蛋”又过来了,问恁姊妹俩哭啥呢,她们同样告诉他,老狐精一会儿要来吃俺呢,鸡蛋也说,给我一张煎饼,我可以帮你们,于是拿着一张煎饼,就顺势躲到了门旮旯;又过了会儿,“剪子”也过来了,同样问姊妹俩哭啥呢,姊妹俩也告诉他老狐精去南山磨牙了,一会儿要来吃俺呢,剪子也说别害怕,我可以帮你们,拿到姊妹俩递过来的煎饼后,他悄悄地藏到了床角。

图片 2

第二天,老狐精果真来了,刚一进门,就被鸡蛋崩瞎了眼睛,什么也看不到,只好到处乱摸,当摸到床上的时候,被藏到床角的剪子剪掉了两只手,疼得嗷嗷叫,他只好气急败坏的摸索着想逃出大门,不料还没有出大门,就被门头顶上面的滚子砸了下来,当场一命呜呼了。

荆棘和矛草

傍晚,灼热的太阳在人们的盼望中渐渐西下,一群灰老鸹“哇——哇——”地叫着从西庄的果园飞到东庄的果园里。蒸烤了一天的大地,暑气在渐渐地散去。吃过晚饭,大人们拖着疲惫的身子,腋下夹着一领凉席,或者拿一柄蒲扇和孩子们一起到场院里乘凉。场院里宽敞、而且没有房屋遮挡,时而有一阵微风吹来,就象在这躁热的天气里喝了一杯清凉的水一样舒服。我们七歪八倒地躺在凉席上,仰头看着闪闪烁烁的天空,母亲摇着蒲扇,时不时地给孩子们扇扇,赶赶那些嗡嗡嘤嘤渐渐靠近的蚊子,有时就在席子旁边点上一把艾子或一堆麦糠用烟来熏。

有几个躺不住的孩子就手拉手围成圈子,仰着头仰着身子边转边喊:槐花槐花几月开?一月不开二月开!槐花槐花几月开?二月不开三月开!槐花槐花几月开?三月不开四月开……词没什么意义,但是很开心!

大人们被嚷得不耐烦的时候,就哄他们过来,给他们讲故事——扒瞎话!这个词用来形容那些有时为了吓唬孩子顺口胡诌的故事真是恰当!这里头也有经典的,就是果园英雄小姐妹。大家都很熟悉,不过大灰狼在这儿变成了皮货子精——地方上的妖精,孩子的名字变成了炊帚疙瘩和笤帚疙瘩。故事说炊帚疙瘩她娘领着她弟弟去她姥姥家,在半路上被皮货子精吃了,皮货子精变成她娘的模样来骗姊妹俩,想把姊妹俩也吃了。母亲说那个皮货子精叫门的时候是这样的“炊帚疙瘩笤帚疙瘩敞门啊——”

“俺不敞,俺娘不待家!”

皮货子精骂了一句:小B!

说:“我就是恁娘啊!”

“俺娘手不这么大!”

“我走路甩的!”

“俺娘脚不这么大!”

“我走路拍的!”

“俺娘没有尾巴!”

(皮货子精又骂了一句)“这是恁姥娘给我一匹麻,我夹在了腚沟里——”

到这里,所有的盘问都遮挡过去了,这一关算是临时通过。

皮货子精进屋来,对姊妹俩说“熄了灯睡吧!”姊妹俩熄了灯,睡不着。听着皮货子精在“嘎吱嘎吱”地吃东西,就说“娘!你吃什么给俺点!”皮货子精说“恁姥娘给我两根胡萝卜!”

递过去,姊妹俩一咬,啊!是她娘的手指头,还戴着顶针!姊妹俩这下明白了!趁皮货子精睡着的时候跑到了后园里一棵大枣树上。

皮货子精醒来不见了姊妹俩,找到了后园里,看到姊妹俩在树上,就骂着说:小B!你爬那么高干什么?姊妹俩说“娘你也上来,你找个筐俺把你拔来!”皮货子精不知是计,就找来了筐,坐进去。

姊妹俩拔啊拔啊,拔到半道上,一松手,“哐嘁”!皮货子精被跌得“哎哟!哎哟!小B!跌死我了!”又骂。这样来回折腾了几次,皮货子精就被摔死了。

这好象是土产的《果园英雄小姐妹》。当然,还有个精彩的结尾:第二年,树底下长出了一片灰菜,用这些灰菜包了一锅包子,蒸熟了却揭不开锅,于是叫了一个“箍噜”子(锔盆子锔碗的手艺人),用扁担给撬开,一看,锅里梳头的,洗脸的,刷锅的,洗碗的……干什么的都有,一群小皮货子精!结局有点逗,生生不息的小皮货子,那个年代生生不息的皮货子精的故事!

还有一个故事。是一个大姑娘坐在屋里绣花,飞进来一只蜂子,围着茶壶转“哼哼哼,哼哼哼!俺给大姐说户媒,不知大姐应不应?”来了几次后,这大嫚就对她娘说了,她娘说再来你就说应!这姑娘就照她娘说的办了。结果她刚说完,那蜂子就变成了一个皮货子精把她背走了!……过了几年,有一天她弟弟在坡里拾草,忽然听到有人在地底下说话“谁在俺屋顶上搂草啊?”问了几声,弟弟一听是他姐姐,就明白了,于是他就放下一道梯子,把他姐姐救上来了。

这故事也没多大意思,不过也比那些纯粹吓唬孩子的强。什么夜里听到孩子哭,就有伸着长舌头瞪着红眼珠子的妖怪,吐一口血在门上做记号,回头再来抓去。夜深了有时听着听着吓得不敢睁眼,就迷迷糊糊睡着了,直到大人唤着名字叫醒。雾已经很重了,潮湿了身上的衣服,朦朦胧胧中跟着大人回家去。

图片 3

老家路边的石头

本文由凤凰彩票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河南林州“老狐精”的传说

关键词:

豫北结婚翻箱的由来

在豫北一带,结婚过程中流传着这样一种习俗,那就是把新娘子娶进家门后,婆家人要把新娘家陪送来的箱子都打开...

详细>>

河南林州板栗之乡 桑园

在河南省林州市正西,太行山脚下,有个村庄叫桑园村,背靠着太行山,红旗渠第一干渠从村边蜿蜒而过,依山傍水...

详细>>

河南林州车佛沟村

在南太行北关区石板岩镇,车佛沟村是个基本点之处统一规范。车佛沟坐落于石板岩镇西南处,是一处景致精彩的“...

详细>>

广东增城崔与之崔太师祠

崔太师祠是为纪念南宋名臣与之而建的祠堂。位于增城市中新镇坑贝崔屋村,建于清朝末年,通宽12.2年,深30米,建...

详细>>